炒肝_蕹菜家有乱神

江澄吹,铁罐粉,其余爬墙未定

【郭楚】贴符

沙雕OOC

按小说版的能力设定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“你是说,你房子里闹鬼?”

郭长城双手攥着衣角,已经埋到胸口的脑袋动了动,脖子就着几近九十度的折角硬生生完成了点头的高难度姿势。

声如蚊讷:“楚哥,我……”能不能在你家住几天啊?

“什么胆大包天的东西,连特调处的人都敢动?”楚恕之收起架在办公桌上的双脚,一边活动肩颈一边往外走,明目张胆的打算早退了。

走了几步发现郭长城仍然站在原地,顿时眉毛一立:“傻站着干什么呢!能把鬼等跑了啊?”

郭长城:“……”这和预想的不一样!

网上那些说不定根本是单身狗瞎编出来的套路并不那么灵验——怕鬼所以请抱紧我一起睡顺便啪啪啪什么的,当你的男友不仅是个抓鬼专家还颇有几分“钢铁直男”特质的时候,真的不好使。鉴于当面撒谎大约已经烧光了这傻孩子的脑细胞,因此面对出乎他预料的发展,郭长城理所当然地,当机了。

——实在不是个当爱情流氓的料。

楚恕之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搜索了一遍郭长城的住处:个人物品因为太少所以显得十分整齐,志愿义工福利捐赠之类相关物品凌乱地挤占着生活空间。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发现。

检查写字台的时候郭长城倒是一度显得十分紧张,于是楚恕之拉开每个抽屉柜门,挨个目光扫视了一通,不过是些文具相册笔记本,没察觉到什么负能量的存在,只好悻悻地都关上,起身去检查别的地方。郭长城自以为不明显地松了一口气,楚恕之心知写字台有鬼,但不是呆鹅描述的那种,多半是年轻人的什么小秘密。哼,堂堂尸王很稀罕去打听这点破事儿吗?

……等完事儿了慢慢问,就不信这小子敢不说。

别的异常状况那是一点儿都没有。

楚恕之大字型往沙发上一摊,郭长城委委屈屈站在房间角落里,手抠着书包带,偷偷瞄一眼楚恕之,双腿又夹紧了些,活生生一个受委屈的小媳妇。小媳妇身后是收集起来尚未整理的捐赠二手书籍和过冬衣物,挨着灯芯突突冒功德白光,闪瞎人眼。

楚恕之揉了揉太阳穴,掏出个纸符。

“贴门框上,晚上再看看吧。”

郭长城夹着腿像是练咏春扎步似的吭哧过来,双手捧住纸符,又向写字台吭哧过去,拉开抽屉翻翻翻。

“……你找什么呢?”贴个符怎么还找工具?就算是够不着门框要找凳子,抽屉里能有凳子吗?

“双、双面胶啊。”

“……什么玩意儿?”楚恕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双面胶?贴符纸?

当老子的符纸是淘宝上三十块钱一叠的印刷品吗?!

啊,上周在医院布得好好的阵最后差点被怨灵给跑了,当时以为是怨灵太能折腾谁也没注意,现在一回忆,有个角落的符是这呆鹅自告奋勇去贴的……

赵云澜真是没说错啊,这细脖子上顶的玩意儿就是个夜壶啊夜壶!

专业水平被糟蹋,是可忍孰不可忍!

楚恕之跳起来直奔郭长城,打算揪着领子让这蠢驴见识一下满面桃花开的特效。求生欲使郭长城摆出逃跑的姿势,胳膊用力过猛地一甩,整个抽屉都被拉下来,直接盖在他自己的脚上。

人间惨剧。

关键时刻一双品牌好鞋可以救你的脚一命。切记。

……但是可能救不了你自己。

洒了一地的文具纸张里,有楚恕之的照片——除了集体合影还有偷拍,有两人第一次出外勤的车票——郭长城为了纪念偷偷留着没拿去报销,有求恋爱运的桃花符——实际并无卵用,还有拆开包装的一盒杜X斯。

楚恕之捡起一个写着“私人计划”的笔记本,慢悠悠翻了翻,又看了看掉在地上的其他物品,目光在杜X斯盒子上停驻。

六只/盒,盒里是五个。

“拆出来的呢?”

郭长城抖抖索索从裤兜里掏出个小锡纸袋,双手平托进献。

楚恕之接过来,又捡起那张假的桃花符,撕了两段双面胶。

啪!啪!

糊在郭长城脑门儿上。

再捡起那个拆封的盒子,往风衣口袋里一揣。

“晚饭就吃烧鹅了。”

——end——

当然不能在小郭这儿过夜,不是说了吗,灯芯连着那一屋子物件儿,赛过夜光灯管,要瞎。

糊郭长城脑门上那只也没浪费。节约是美德。

评论(4)

热度(7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