炒肝_蕹菜家有乱神

江澄吹,铁罐粉,其余爬墙未定

肚兜记

江魏竹马,胡闹恶搞。脑洞,不是文。


*********


江澄带队杀上乱葬岗,气势汹汹地揪住魏无羡。

魏无羡微微一笑:“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。”

“想求饶吗!迟了!”

“其实那年你的肚兜我藏在……”

一语未竟,反噬了。

江澄抓狂。

你他妈倒是说完再死啊!!


话说当年。

魏无羡溜溜达达晚归,江澄在合住的屋里听他解释。

“那家伙看着特别可怜啊,你说,没对象也不该成为被三姑六婆挤兑的理由不是?所以我就教给他,就说谈过的,但是姑娘死了,曾经沧海难为水,暂时且装伤心人。”

江澄冷哼:“编故事也要人家肯信。”

“不全是呀,我送了他一样东西,让他说是定情信物。”

“你骗了谁家姑娘的手绢什么的,白送人了?回头惹祸我可不给你兜着。”

“那当然没!咱们屋子里有个小箱子,装了些小孩玩意之类,我看见里头有个肚兜,就拿走用了。”

江澄脸色一白。“什么肚兜?”

“红色的,绣着莲花,还绣了俩字,晚吟。哎这俩字听着耳熟呀,江澄你觉得呢?”

师兄弟阋墙到半夜,鼻青脸肿。


自此,凡听到肚兜两个字,江澄的表情就很恐怖。一群半大小子凑在一起说些个比较低俗的段子时,凡江澄在场,切忌提到肚兜,否则翻脸没商量。


自己小时候的贴身小衣,被一个男人拿着,深情诉说莫须有的情爱故事,江宇直每每想到就恨不得把魏无羡揪出来碎尸。

但现在没有机会碎尸了。他只能拿着陈情,动用江家力量,使用最正宗最专业的招魂阵法,年复一年。

当然那会儿江澄不知道忘羡是一对狗男男,蓝忘机天天背着琴满世界问灵,两边作用完全抵消。让魏无羡的魂逍遥了十三年。他要是知道,就该改变方案带着锁灵囊盯紧蓝忘机,问灵一出结果马上拘魂。

魏无羡大约也知道这怒火积累十三年有多可怕,重生后居然找了蓝家当保护伞。到底还是落在他手里了,哼。

江澄把人拎到客栈:“你就没什么话要对我说的吗?”话说半句就去死,十三年逼死强迫症啊!!!


fin

实在是扯不下去了


评论(11)

热度(4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