炒肝_蕹菜家有乱神

江澄吹,铁罐粉,其余爬墙未定

四刷

“不必保我,弃了吧。”

江澄在那一刻,真实地感受到了心底对这个师兄的怨恨。

自己费尽心力,在一群自私又油滑,各怀心机的老狐狸面前去保的人,说,弃了吧。

看,你的努力,毫无意义。和你相比,他选择了姓温的,选择了英雄主义。

你的“明知不可而为之”的努力,和他的背道而驰。

因为你只会为有限的人去拼——在这世上也只剩下两个了。可在他的世界里,爱太多,重要的人太多,你当然也是重要的,可这分量实在不够。

他当然是对的,他们都是懂的,父亲肯定的宠爱的师兄,对家训的理解当然是最正确的。


唉我今天又偏心偏到发出怨气了,这样不好……

评论(9)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