炒肝_蕹菜家有乱神

江澄吹,铁罐粉,其余爬墙未定

千真万确是昨晚上的梦。是梦所以经常没有啥逻辑性可言……但是贼狗血啊。

全程基本上都是他人视角,镜头一直都是对准那一个人的,其他人落到镜头之外也不会转角度,就只有声音。

是衍生版的,反正人物性格肯定和星战设定拧大发了……我设想过两人角色对换一下,然后hhhhhh


一开始就是暗暗的背景里一个穿着一身暗色衣服的人,镜头拉近了是,恩,一张盲人的脸你们懂。

盲人借住的小屋是老太太和孙女相依为命,被收债的拿着枪要抢小姑娘。盲人下了坏蛋的枪,又拿出块古玉说是代偿债务。坏蛋头头被吓唬了一套晕乎乎拿着玉走了,盲人掏出家底一点儿钱让两人快逃走,他们肯定还会回来的。

坏蛋果然带着一票人回来了,说玉是贼赃,小姑娘跑了没处抓,把盲人打了一顿送大牢了。

大牢里人不少,盲人没住上单间。有不少被冤枉的人哭泣哀叹,其中一个被大家叫做大个子的人倒是挺开朗,还号召大家互相照应,没事儿聚在一起讲讲自己的故事啥的。问到盲人怎么进来的,盲人笑笑说,他们说我偷东西,是飞贼。

大家一起叹气,说这个世道,衙门睁眼说瞎话冤枉好人啊,楞说一个盲人是飞贼,扯淡么。

大个子笑嘻嘻说他们说我是土匪强盗呢。大家哄笑说你这个还真有点儿像,哈哈哈哈,你都抢了什么呀?大个子说,抢媳妇啊,躺炕上还没想好媳妇在哪呢就被逮了,好冤。大家又一顿笑。

大个子特别喜欢找盲人聊天儿。你的眼睛看着不像天生这样的啊,没想过找个大夫看看?看过,治不好。哦,那你是怎么弄坏的啊?烟熏的。哦……我看你身手挺利索的啊,练家子?瞎久了习惯了而已。那块玉真不是偷的?……捡的。哪儿捡的呀我回头也碰碰运气。我是瞎子,看不清是哪儿。……哦。老家哪儿的呀?有相好的没?一个瞎子谁看得上。嘿嘿,看不上你才是瞎子。……啊?没啥没啥咱讲点故事玩儿呗?给你讲我小时候的故事!你见过真飞贼吗?特厉害那种!人都能偷!我小时候特别淘,自己溜出门玩儿,让人贩子给拍了花子……哎哎,你听着没?……好吧晚安。

城门打大炮,震得牢里都掉土末末,打仗了。

大家有点儿慌,还没慌出个头绪,县太爷弃县逃跑了。

乱党占领了县衙,大个子被他们救了出去。

原来大个子真是“强盗土匪”,是乱党来的。

大家被一个个带出去问情况,能查到冤枉的,就放了。盲人也被带去问,他还是那句:他们说我偷东西,是飞贼。

有个这些天听得耳朵长茧的声音笑嘻嘻地说:这可不冤枉你,你呀,就是个神偷。

十八年前从人贩子手里偷出来的小瘦猴少爷,长成个高大魁梧的大汉子了。

还当了乱党。

小少爷说,用烟伤你眼睛的人贩子,法办了。大夫说能治,可能没以前那么灵,不过日常生活没啥问题。

小少爷还说,玉是我送你的不算偷,不过心被偷了,你得赔。

小少爷又说,今儿我可当众抢人了。你是贼我是匪,多般配。


没了。

评论(11)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