炒肝_蕹菜家有乱神

江澄吹,铁罐粉,其余爬墙未定

显示器能用之前都不上色了……P2是上色半截的全图,P3线稿。

对应有大概情节,我不太会写,反正挺沙雕没逻辑的,就看看图个乐吧。设定还是混着来的,形象用的剧版但是设定是尸王:


木筏窄长,水流潺潺,郭长城在前头舞着细胳膊挥汗如雨,楚恕之镇定地抱臂坐在筏尾,任由同事们纷纷投来谴责的目光和语言,尸王大人岿然不动。

团建活动居然还偷懒!大庆戳林静,一人一猫默契地悄悄改变了自己木筏的行进方向——喀啦,碰撞成功。

郭长城哎呦哎呦叫唤,靠着长竿勉强稳定了身形,转过头刚好看见黑色衣角没入水中的一幕,顿时撕心裂肺一嗓子:“楚哥——!”

正在狂笑的同事们差点没被这惨声撕裂耳膜,眼睁睁看着小郭同志魂不守舍生取义无反顾窜进了水里。

大庆:“不至于的吧?”

祝红:“……小郭会游泳啊?”

赵云澜:“啊……看这样是会吧。老楚会吗?哎媳妇儿,老楚会游泳吗?”

沈巍:“咳。不知。”

林静:“我记得老楚刚才滑下去的时候都没挣扎一下?”

楚恕之从木筏上掉下去的时候,表情和动作是凝固的。

沈巍补充:“尸修应不会溺水。”

也对,不呼吸也不能再死一次了。何况小郭这不已经去捞了嘛。同事们纷纷放下心来,继续打屁聊天叽叽喳喳顺带嘲笑老楚的落水姿势。

郭长城听不到水面上的这些声音,他身体忙着下潜,轻度宅男的脑子已经不受控制地滚动播出了各种各样的水底亲,啊不,渡气的情景。

天地良心,他不是不担心楚哥,这些画面是自己在脑子里滚动的,不赖他!

郭长城的脸泛出了羞涩和激动的红晕。

四目相对。

正在水底和水草争夺靴子所有权的楚恕之:“?”小孩儿没毛病吧,这是憋气把脸都憋红了?还撅着嘴干嘛?有利于闭气?

水中看楚哥心神随水荡的郭长城:“……”啊楚哥我来了!我渡气给……咦楚哥怎么都不冒气泡?楚哥不用呼吸吗?哦对尸王当然不用呼吸……啊……啊咕噜噜噜噜!

闭气功夫还不是特别到家,肺活量实属一般,郭长城赶紧拉住楚恕之就往上浮,仗着这水其实也没多深,扑腾两下应该就到了。

好了,不想看沙雕结局的朋友们可以不必往下看了。

你们一定要看吗?

好的,接下来的发展就是,乖乖被小孩儿牵了手向上拽的楚恕之突然挣扎起来想要松手,郭长城惊慌不解,咕嘟嘟冒泡还拼命拽着不放,老楚一脸别扭却也不敢再乱动了。

但是死活不肯上筏子,就在水里泡着。

后来。

郭长城又下水从水草里解救出了楚哥的长裤。

……都说了不要继续看的,因为我就是这么沙雕。

评论(5)

热度(3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