炒肝_蕹菜家有乱神

江澄吹,铁罐粉,其余爬墙未定

【郭楚】换灯

沙雕日常,无分级内容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家里客厅灯管坏了。

楚恕之无动于衷,坏了就不用呗,反正以他的视力,白天黑夜看东西原本就区别不大。

郭长城也觉得可以坚持一下,等明天再叫维修师傅来解决,今晚嘛,先来顿烛光晚餐吧~他半份夹生半份熟张罗了一桌饭菜,然后按楚哥指示在壁橱角落找到了“某次任务没用完”的一对蜡烛。

白中带绿,粗如儿臂,烧剩下的一半仍能看出浮雕涂金的那个字,是“寿”。

……另类情调也是情调哈。

烧起来光线一样是暖黄嘛。楚恕之锋锐眉目被昏暗烛火恍惚出几分温柔错觉,郭长城美滋滋夹起一筷子肉放进嘴。

姜。

灯·管·必·须·马·上·换!!!

这是显示男友力的机会!换灯泡是中国成年男性必备生存技能!

郭长城从楼下超市买到灯管,搬过椅子摆正位置,踩上去觉得有点恐高腿软,然而真汉子绝不能退缩!郭长城你可以的!加油!

楚恕之在沙发上懒洋洋倚坐着,手里举个电棒照明。

现代灯具,不是螺口灯泡了,得先卸一圈螺丝取下灯罩,等换完灯管,郭长城发现螺孔位置对不准了……

最终足足折腾了一个小时=-=

感觉脖子已经僵直、手臂都要抬不起来了,郭长城低下头,看到楚恕之在沙发上坐得四平八稳,完全没有一点帮忙的意思。

不对,楚哥一直帮忙打着手电呢。

这得多累啊!本想开口让楚哥开灯试试是否成功的郭长城决定不能劳累爱人,还是自己下去开灯试。

双脚发麻,足下一空。

完球要摔。

无论新番老番港台日韩,这种情节里都会安排楚哥冲上来抱住自己的——值此生死攸关之际,死宅郭长城脑袋还能抓紧时间冒出这种念头,让我们为他鼓掌。

而现实是,楚恕之依然四平八稳坐在沙发上,只是手指弹动了一下。

郭长城在落地前一秒来了个横向漂移,重重砸进沙发空位。

脸和沙发靠背之间传出被压扁的怯怯声音:“楚、楚哥……”

“恩,不用谢。”

E N D

评论(7)

热度(10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