炒肝_蕹菜家有乱神

江澄吹,铁罐粉,其余爬墙未定

抹额

OOC当心。曦澄,带追凌、忘羡。

 

昨晚脑洞了下抹额事故,收到了群里泪珠大触画的好萌好萌的追凌图!一激动今天就都给打出来了,其实我只会这种大纲搞笑款脑洞,想看深情版撩澄啊。

群里的天使们我爱你们!

*****

<曦澄的场合>

蓝曦臣:我的抹额?唔,有扯下来过,不过我想他已经忘记了。

江澄:什么?我相信会有像魏婴那种乱拽东西的二百五,但扯下来蓝家人的抹额还能忘记这也太扯了吧?唬我呢?

蓝曦臣:我六岁的时候,和父亲一起去拜访他的一位朋友,那位叔叔家有个玉雪可爱的小公子,我踮脚去摇篮里看,抹额尾落在他手边,就被拽下来了。

江澄:你的运气真是……等等你该不会想说令尊那位朋友是……小时候的当然不算数了是吧,再说也都忘记了。

蓝曦臣:(苦笑)江宗主说的也没错。其实也怪我当时没系牢,自那以后都很认真的固定过才会出门了。

江澄:哦,那就好……(莫名失落之余胡乱找话题)现在都系牢了啊……(顺手摸上去,刚碰到就掉落了)

江澄:……不是说系牢了吗?!

蓝曦臣:(微笑)这次他应该不会忘记了。

<当年画面插播:小蓝曦臣认真地把被拽下来的抹额在小晚吟的襁褓上系了个蝴蝶结。>

<忘羡的场合>

魏无羡:说起来你这个抹额平时我看也不会掉啊,上次咱俩在树上的时候不还缠在树枝上解半天嘛。(顺手摸一把,当即掉了)

蓝忘机:嗯。

魏无羡:嗯是什么意思啊为什么我一摸就掉了啊这都第几次了!

蓝忘机:因为是你。

魏无羡:哈?什么意——呜呜嗯嗯……

江澄:我只是来问问蓝家抹额是不是有什么机关为什么就要碰见这种事!狗男男!青天白日!不知廉耻!我一点也不想知道你们上次为什么会把抹额缠在树枝上!不!想!

<追凌的场合>

蓝思追:其实蓝家的抹额是有特殊设计的,平时扎得很牢,不会一拽就掉下来的。

金凌:哦?(好奇伸手去拉,刚摸上去,抹额掉了。)

蓝思追:哎呀。

金凌:……不是说扎得很牢吗?!

蓝思追:大约,这就是天赐的缘分呢。

金凌:……>///////<

路过的江澄:我应该现在冲出去打这个现行的小碰瓷犯,还是马上回去找某两个大碰瓷犯算账?

<曦澄的场合>

蓝曦臣:其实这抹额是附着一个小法术的。

江澄:哦?碰瓷用的法术吗?打怪比拼时候都牢不可破,我们江家人一摸就掉?(抱手撇嘴)

蓝曦臣:不是的。

江澄:(冷笑)愿闻其详。

蓝曦臣:心悦情动,自然就松开了。

江澄:(整个人红透)……胡、胡扯什么啊!

与此同时<追凌的场合>

蓝思追:金凌,我心悦你。

金凌:……回见!(抓着抹额逃跑了)

蓝思追:收下就算同意了吧……

与此同时<忘羡的场合>

魏无羡:呜呜嗯嗯忘机你轻点……(抹额在手腕上系成蝴蝶结一晃一晃ing)

 

 

卷云纹抹额,高贵奢华,蓝家出品, 碰瓷  定情专用,少年少女们,不来一发吗?

评论(19)

热度(37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