炒肝_蕹菜家有乱神

江澄吹,铁罐粉,其余爬墙未定

放飞脑洞7

就,队3三人大战后。
“盾是我爸做的,你不配拥有它。”
相互搀扶的两个老冰棍顿了下。
托尼湿着眼撅着嘴。
队长手一松,盾掉地上了。
托尼大侄子看起来更难过了!水汽就快溢出那么大的眼睛了!
“……这身制服是我做的。”
啥意思?衣服也留着?……哥们你还真脱啊?巴基·直男·巴恩斯瞪圆了眼:慢着!黑色半透明还带蕾丝的丁字裤是什么鬼?!史蒂夫你这些年都学了什么?!不!别过来!别靠近我!我自己能走!
“那也是我买的。”托尼扬下巴。美国·只有一条丁字裤的·队长尬尴地站住了。
“啥?!”吧唧惊恐地看着他俩。别是说内裤!别是!政府不给你发工资津贴奖金吗为什么你连内裤都是大侄子出资购买?!还有,你就穿着这么个基佬玩意儿到处挥舞盾牌?!你的那啥不勒得慌吗?不疼吗?!
“斯塔克出品的情人节礼物,轻薄柔韧,防锐防弹,和制服同类材料,可不是展示柜里那些华而不实的货色。”
一条内裤而已!大侄子你不要用这样自豪的语气啊!防这防那说得像zhen cao裤似的!它甚至还是半透明的!制服要也是半透明的史蒂夫就该站在红灯区!
但是,哥们儿为了自己这眼看就和大侄子翻脸分家当净身出户啦,自己不能不仗义呀。吧唧单手去解身上衣服打算分给好哥们儿一些布料,好歹挡挡。
国王陛下拎着一个人进来了:“嘿我抓住了幕后黑手!……我们先回避,你们继续?两个、三个小时够吗?”

评论(7)

热度(28)